設計裝潢

關於部落格
設計裝潢
  • 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世界經濟重回上世紀90年代?

  □本報特約編譯 時鐘    譯自《經濟學人》   俄羅斯金融崩潰;油價跌跌不休,美元愈發強勢;硅谷出現新的淘金潮,美國經濟走向復興;德國和日本日益疲軟;從巴西到印尼等新興市場貨幣出現大幅貶值;白宮中的那位民主黨總統奧巴馬深陷困境。這是在預測2015年世界大勢,還是在描繪上世紀90年代的景象?   擾亂世界經濟的   “老三樣”又來了   曾經擾亂世界經濟的三種趨勢,如今又在起作用了。   首先是美國和世界其餘地區的增速差距,一個正在加速,一個正在放慢。時任美國副財長薩默斯曾在上世紀90年代後期警告說,當時的世界經濟“正在靠一個引擎飛行”。對於2015年,希望是美國為3%,日本和歐元區為1.1%。中國的增速可能降至7%左右。   美國人可能會像上世紀90年代末期那樣安慰自己:樂觀的差距是部分有保障的。工作崗位正以1999年以來的最快速度被創造出來,便宜的汽油激發了消費者的花錢欲望,商業投資也在增加。但並不是所有消息都是好消息:一再便宜下來的石油可能會讓足夠多的美國頁岩油氣生產商在2015年陷入破產,而強勢美元和疲軟的海外市場,也會像15年前那樣,給出口商造成傷害。   與上世紀90年代末期的第二個令人擔憂的相似之處,是發達國家另兩大經濟體的暗淡前景。當時,德國的增速已跌至1%左右,且還存在著一個更深層次的痼疾,原因一是持續多年的投資不足,二是災難性的能源政策,三是一個過分執著於財政目標而不去花錢的施羅德在2003年實施結構性改革的政府。同時,日本一直都在重覆著1997年曾犯過的錯誤,以致於削弱了他們用提前提高消費稅來逃離通縮的努力。   上世紀90年代的第三個啟示是存在於新興市場的危險。回想那時,新興市場的問題在於固定的匯率和高企的外債。如今,債務減少了,匯率是浮動的,大多數政府都構建起了外匯儲備。不過,困難的信號仍在俄羅斯這樣的國家出現。在其他一些國家,危險存在於企業部門。巴西的許多公司都身背重債,且以美元計價。預期中的企業違約潮可能不會像上世紀90年代的亞洲主權債務危機那麼嚴重,但這股違約潮會讓投資者繃緊神經並推高美元。   現在政治環境更差,   各國發力空間更小   2015年很有可能崎嶇不平。悲觀者將下註於這樣一個預期:美元走強,加上歐元區低迷以及新興市場危機,這三大因素的合力最終將促使美國掉頭向下。好在當前的股市不像上世紀90年代那樣泡沫四溢。全球金融體系已實現了去杠桿化。因而,面對傳染,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脆弱不堪。俄羅斯在1998年的違約曾擊倒了一家大型對沖基金——長期資本管理公司,如今這種撞擊效應的可能性已經下降了。   但倘若世界經濟真的崩盤,再想恢復穩定就難了。因為當前的決策者幾乎沒有發力空間。回到1999年,美聯儲的政策利率在5%附近,這就為經濟減速時的減息留出了足夠空間。如今,所有發達國家的利率都在零附近。   政治態勢也不同,且當前政治環境並不好。上世紀90年代末,發達國家的大多數民眾已享受到了繁榮的成果。從1995年到2000年,扣除通脹因素,美國人的收入中位數增長了7.7%。相比之下,2007年以來,美國人的收入中位數始終沒有增長,英國和大多數歐元區國家的收入中位數甚至還在下降。發達國家的選民早已對各自的政府感到不耐煩了,如果這些選民在明年遭到壓榨,不滿將會變為憤怒。從錶面來看,2015年的經濟或許同上世紀90年代有許多相似之處,但政治環境可能會更差。 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世界經濟重回上世紀90年代?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